鑫蜂维与钉钉
2021/07/13

钉钉初创团队:“没有与康帕斯共创,就没有今天的钉钉”

image.png

读者导航:本文共3196字,建议阅读时间约5分钟,关键词:共创故事、携手前行


曾经“打不过就逃跑的失败者”


坐拥4亿用户、1700万家组织的钉钉团队,原来被称为“打不过就逃跑的失败者”。


“来往”将微信作为直接对手,但结果并不理想。“原本想你们造出机关枪去跟腾讯干仗,打一枪至少见点血。没想到最后拿出去的是甘蔗棒子,敲一下把他们打醒了,回头一口咬掉你们一块肉。”


马云曾在内部这样评价来往。于来往“失败”的经验,沉淀下来后无招准备做企业即时通信工具。但此时外界解读无招的团队为“打不过就逃的失败者”,以致钉钉创立初期只有6个人,且几乎没有得到阿里资源上的支持。


从客户出发,禁止“YY”


2014年下半年,钉钉在功能和用途方面还没有明朗,包括无招在内都还没有明确的发展方向。在那段时间,钉钉团队密集地跑各种企业调研,寻找希望能提供用户痛点的样本,但总是碰壁。一天下午,拜访完客户后,大伙儿都心情沮丧,心想这个项目差不多走到头了,到月底就关掉,感觉没有什么机会、需求不大。


结缘康帕斯,从“0-1”


当时团队像泄了气的球,在杭州黄姑山路的一个小店里吃臭豆腐。钉钉创始团队成员(花名:一岱)突然想起,他一个同学创立的公司就在附近楼上,问无招要不要上去聊聊。大家抱着“反正很近,上去坐一坐”的想法踏入了康帕斯公司。当时无招将服务对象设定为150人到200人之间的企业,只有80多名员工康帕斯并不是一个合格的试验品。

image.png

【图1: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钉钉团队结缘康帕斯】


康帕斯,老板史楠,卖了十几年电脑。线下退潮的时候他还在数码城做生意,虽然销售电脑利润还可以,一层楼的四五家店都是他的,但正面临电商的强烈冲击。


“你觉得企业管理的痛点是什么?”无招问。


作为一个企业创始人,史楠花在管理上的时间占了工作的大部分。“那时候我的工作是分散在各个不同平台上的,有人找我用短信,有人用邮件,有人用电话,有人用QQ,我不得不在各个应用间切换,希望工作信息能汇总到一个平台上来。”史楠说。

image.png

【图2:2014年4月25日,史楠的管理痛点为钉钉团队指出了新的方向】


这些抱怨和痛点为无招团队指出了新方向,他们将史楠的需求分组排序,决定从沟通入手打造这款企业社交产品,2014年5月26日,无招正式邀请康帕斯与钉钉共创。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共创,从字面意思理解是拉我入伙的感觉,那你打算给我钱还是股票?”史楠问。


“没有钱也没有股票,”无招的话顿时让史楠心里凉了半截,“你上次的想法挺好的,我们想为中国的企业做这样的产品,你按照你的需求和想法尽管讲,我们有顶级的工程师和设计师来做出来,让你用到爽为止。”


正是无招的“用到爽”这个词打动了史楠。在接触钉钉之前,史楠就想过买一套协同办公软件,但那家公司对他提出的需求不是说做不了就是说开发时间太长,甚至光在公司部署就需要2个月,这让他最终放弃了。


开启“共创之旅”


在史楠答应共创后,钉钉团队不久就入驻了康帕斯。2014年9月,第一版安卓版钉钉在康帕斯内部开启灰度测试。


“看到第一版,我失望坏了,长得又丑又不好用。”史楠说内测版本“一堆bug”。次日早上7点,漏洞就被修补完毕,这让他“很感动”。


随后钉钉和康帕斯建立工作群,作为使用者,康帕斯员工可以随时在群内提交漏洞报告,以便给予及时响应。由于长时间入驻,有的康帕斯员工开始抗议,认为与钉钉的共创影响了本职工作,最后还是史楠出面说服。不过让史楠没想到的是,与钉钉的第一期共创就持续了8个月之久。但共创中钉钉小伙伴的“疯狂”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于是全力支持,并且亲自参与。

image.png

【图3:钉钉工程师与康帕斯员工进行共创】


史楠回忆说,那段时间无招也经常约他在杭州城西的星巴克讨论工作。有一天两人从下午5点一直聊到晚上11点,聊出共创的新点子,无招就兴奋的给钉钉同事打电话。


半小时内,几个产品经理和开发都冲了过来,但是星巴克却打烊了,于是他们就坐在旁边的马路边上继续讨论,翻开笔记本开始敲键盘。那是2014年的夏季,夜间温度也高达33度,一帮人就这样汗流浃背的讨论着、撸起了代码。史楠对此的记忆是“很嗨”。


“他们嗨,我也嗨,这种干活的精神,这种氛围带动了我。”史楠说。

image.png

【图4:2014年8月,钉钉1.0版本在康帕斯进行首测,见证了钉钉的诞生】


无招这个团队的味道感染了史楠,用史楠的话来说就是“这个团队做出钉钉这样的产品,是一种必然。”2014年12月1日,钉钉发布1.0测试版,康帕斯将工作沟通全部切换到钉钉。


共生、共荣、共耻


共创也让康帕斯成为钉钉的“全球首家共创企业”,这种模式不仅让钉钉找到了产品方向,也为康帕斯带来了脱胎换骨的改变。


“今天的钉钉可以辅助我做判断。”史楠说,这些辅助判断,来自于钉钉上的数字化沉淀,当企业深入使用钉钉时,其工作行为将自动“数字化”。“以前只有工作时长和销售额等部分内容是数字的,而现在我们可以通过员工日志、聊天频次、反应速度等数据将工作过程数字化。”


这背后的数据将帮助企业管理者做决策,如一个员工连续几天迟到,钉钉会提醒管理者,该员工需要人事部门关心;而如果一个工程师连续一周下午请假,那他十有八九是准备跳槽在参加面试。


在史楠看来,钉钉是另一种形式的“互联网+”——用互联网的方式去工作去思考。“钉钉将优秀的工作方式和思考理念潜移默化的传达给我们员工,钉钉改变了我们团队的整体氛围,让大多数员工都有了自驱力。”“我用十年的时间做了一个年销售额几百万的电脑公司,而后仅用一年多的时间就做了一个估值3.8亿的公司,不能说这全是钉钉的功劳,但我知道钉钉提高了我的管理水平和团队的工作效率。”


在用自己的建议帮助钉钉改进产品、使用钉钉并见证钉钉的同时,史楠也在不遗余力地帮助钉钉开拓市场,甚至在每一次跟朋友、客户电话结束之前,史楠都会向对方推荐一次钉钉,更不用提日常的饭局、会议等场合。“康帕斯其实很大部分中小企业一样,生存压力很大,变成阿里钉钉的共创企业是个缘分,让我们的工作方式完全不一样了。帮钉钉介绍客户,可以让身边的朋友同样提高效率,如果中国的中小企业都好了,中国的经济才能好,对我们自己来说也是好事。”


帮所有中国所有的组织、企业,也是在帮助自己,也许就是这样的共同理念,让无招的阿里钉钉和史楠的康帕斯走到了一起。


携手“新征程”


——钉钉为企业组织打造的智能移动办公平台+鑫蜂维为企业组织提供(智能化移动管理)解决方案和落地服务


蜂维(母公司即发起公司杭州康帕斯科技有限公司是阿里钉钉全球第一个共创企业),成立于2016年9月,是以SAAS软件服务为核心,为企业提供管理解决方案和信息服务的互联网服务公司,主要致力于为企业提供专业的移动互联网智慧办公SaaS应用和解决方案的咨询、定制、实施。


2018年初蜂维将全部优质资产注入鑫蜂维,为其成为改变中国企业服务生态的引领者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杭州鑫蜂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阿里钉钉原生共创企业、使命级战略合作伙伴康帕斯旗下的子公司。


2018年2月8日,公司管理层与阿里巴巴集团在杭州成功签订战略投资协议,蜂维旗下的全资子公司杭州鑫蜂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获得钉钉pre-A投资6000万元人民币,钉钉和蜂维各占股50%,不同寻常的股份表达了阿里对蜂维充分的尊重和认可。

image.png

【图5:2018年2月,阿里和蜂维共同投资鑫蜂维,各占股50%】


2019年,鑫蜂维率先提出数字化组织打造,同年累计服务超75万家企业与组织;


2020年2月,积极响应“共享春天”计划,决定面向省内企业免费捐赠10000台无接触考勤机,共抗疫情,并投入百人部署团队,免费提供安装辅导。


2020年4月,出版并发行了钉钉生态第一本数字化管理“教科书”


2021年5月,累计服务超120万家企业与组织。

 image.png

【图6:发版《数字化组织打造》一书,由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

image.png

【图7:海盐县580多家规上工业企业数字化转型服务 启动会】

image.png

【图9:西藏那曲公安数字化咨询服务】


哪里有企业或组织在使用钉钉,哪里就有鑫蜂维服务的身影!


鑫蜂维和钉钉继续携手前行!


了解更多,欢迎点击下方文字

鑫蜂维,打造企业专属数字化办公管理平台


鑫蜂维,打造企业专属数字化办公管理平台
请留下您的相关信息
点击定制
业务与渠道合作联系 18667186901
售后 (9:00-19:00)13115715509
liuchao@coboeo.com
Copyright © 杭州鑫蜂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20003191号-1
预约试听课程
免费试用
预约演示
预约咨询